【彭博商業周刊每週精選】點酥成金,糕餅說故事給你聽

時尚 、文創,向來很少和台灣傳統的糕餅業劃上等號,但近年來,新的業者加入,逐漸打破這種刻板印象。

日本東京表參道是國際奢侈品的一級戰區。去年底,一間新店開幕,引人注意。在 Prada 旗艦店正對面的巷子內,一棟用一條一條檜木木條交錯堆砌而成,樓高三層 、佔地 57 坪的建築物,是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的最新作品。「這是一片位於城巿中的森林,」隈研吾運用獨特的 17 種接榫組合,巧妙連接成一個個大小不一的正方型窗格,陽光從交錯的木條間撒下,錯落游移的陰影,曬出原木的香味。

這天,早上 9 點不到,表參道人煙稀少。但這棟建築外面,即使氣溫只有攝氏 5 度,也排起長長人龍。11 點開門後,偌大空間只見一張大原木桌及木椅,店內人員免費奉上一杯熱騰騰的烏龍茶、一塊鳳梨酥。這裡,不像多數台灣傳統糕餅業者,總在有限的空間裡,擺滿各式產品;反倒是空間廣闊,只有角落的牆上,擺著零星的鳳梨酥。別懷疑,這,的確是家來自台灣的鳳梨酥專賣店,只賣鳳梨酥,不賣其他糕點,名字叫做微熱山丘。發源自南投鄉間,創立於 2008 年,2009 年開始生產第一塊鳳梨酥。

  • 設計、本土化兩元素,賦予產品特色和品牌深度,不僅成功打入國際市場,更引領台灣商業新趨勢

微熱證明了台灣糕餅業也能登上國際舞台,全球五家分店,台灣兩家、上海、日本、新加坡各一家,全是類似設計,一 年要送掉 200 萬個鳳梨酥。「人,才是主角,我們賣的不只是用土鳳梨製成的鳳梨酥,」微熱山丘創辦人許銘仁告訴《彭博商 業周刊 / 中文版》記者,「這裡還延續台灣傳統的『奉茶文化』,就像招待老朋友那樣,塑造一個讓人放鬆的氛圍。」

「鳳梨酥,尤其在微熱山丘,創出 了 一 個新典型,」台灣《聯合報》社論分析,一開始就不走傳統的冬瓜餡路線,堅持「鳳梨酥包鳳梨餡」,不但為本地鳳 梨農開拓生路,更以海外展店證明台灣產品跨得出國門。把「土」極了的台灣土鳳梨,變成流行食品,賣到國外去,賣出了一個「台灣品牌」。「走到這一步,真可謂『文創』精神的極致發揮,為文創產業開出一個新方向。」

土鳳梨酥的原料有麵粉 、蛋 、糖和土鳳梨醬;如今,台灣的烘焙業者巧妙加入「設計 、在地文化」兩個元素,創造出獨樹一幟的產品特色和品牌深度,讓土鳳梨酥一路從台灣紅到香港 、東南亞和日本,甚至成為陸客來台必買手信。 而當全球,特別是亞洲各國都在積極透過文化創造經濟與國家影響力的此時,台灣這股由文創力量改變傳統產業的案例,值得參考。

微熱山丘不是個案。糕餅文創化,是一股台灣正在發生的新商業現象。將鏡頭拉回到台中巿。距離火車站不遠處,一棟紅磚拱廊建築,樓高四層,上面有著寶 藍色斜面玻璃屋頂,佇立街角。入口處的大理石地上鑲著「宮原眼科 1927」幾個字,是宮原武熊於 1927 年創辦。原已荒廢,後來經由 2002 年成立的日出集團重新整建後,2010 年重新對外開放。走進店裡,挑高的空間,擺著一排排櫃子,放著一本本書籍,打開一看,全是日出做的糕餅食品,例如鳳梨酥、綠豆糕 、太陽餅等。

長年以來,台灣市面上的鳳梨酥慣用冬瓜餡充數,但 2006 年,日出決意戳破其中「魔術」。吃盡苦頭地費時研發、深入產地 、改良生產流程,最後用台灣土產 2 號鳳梨入餡,推出台灣近年來的第一顆土鳳梨酥。這才讓大眾恍然大悟,原來真正的鳳梨酥是酸酸甜甜的,而且四季味道各自不同。

「土鳳梨酥的製作難度高,因為纖維多,酸味重,加入的麥芽糖及糖,比例要拿捏好;而且,又有產季問題,通常夏天鳳梨較甜,冬天較酸,內餡和餅皮的比例也要取得平衡,」長期研究台灣中部文創業發展,逢甲大學行銷學系主任簡士超說,1970 年代台灣是全球鳳梨出口第二大國,許多鳳梨都被加工為罐頭,後來不敵東南亞、中國大陸的低價競爭,製罐市場萎縮,鳳梨滯銷,業者便將鳳梨當作餡料做成糕餅。但因鳳梨纖維較粗又酸,口感始終不佳,業者嘗試加入熬煮的冬瓜醬,成為巿場主流; 一直到日出重新推出土鳳梨酥,改善原本不佳的口味,提供了另一種選擇。

鳳梨酥的包裝上面,還貼上了一張土鳳梨製成餡後的顏色分佈表,顏色越深越甜,反之越酸。「多年前,還沒人懂 文創這個名詞時,我們就已經在做了,」 日出集團總經理翁麗棻回憶,當初這樣做只是為了讓顧客真正了解每樣產品的故事。日出現有五家分店,地點全都位在台中。

表面上,日出賣的是糕餅,「但透過文化 、設計,不只為產品加值,也成功地向社會大眾傳達其鮮明的企業主張,而且很難被模仿,」長期研究消費者行為,東方線上行銷副總監李釧如點出。

微熱、日出的糕餅時尚化,其實還有更深層的含意,反映台灣近年來的新趨勢─ 產業文創化。

    • 行銷學裡有三個層次,第一以產 品為導向,第二以顧客導向,第三層次則是情感及價值導向

「微熱山丘及日出,正是第三層次,也代表一種品味的深度,」李釧如分析,他們結合文創,提升鳳梨酥價值,當成一項精品經營,強調在地精神、體驗行銷 ─ 當你品嚐到土鳳梨的酸甜感,腦中就會有很多畫面出來,很有感覺。和人們生活息息相關的品牌要成功打動人心,有兩種型態:第一種「閱讀空氣」,時時抓緊社會氛圍、人們在想什麼,回應社會需求;第二種「創造空氣」,有強烈自我主張,能帶動話題潮流,但也相對罕見,日出及微熱便是後者。 「對於新生代消費者來說,買不買得起不是最重要的考量,他們在意哪個產品可以帶來更強的感動,考量企業價值觀是否和自己一樣,以此決定購買行為。」長期研究文創產業,台北巿文化局長劉維公分析,「顧客越來越重視企業能否提出 good idea,而非僅是 good product。」

現在,台灣越來越多服務業、科技業、傳統製造業,都向文創靠攏。例如,誠品書店、阿原肥皂、小茶栽堂、京盛宇現代食茶、捷安特女性專用車種、The One 南園人文客棧、華碩電腦等。台灣第一代科技產業創業家 、也以「ACER」品牌打響世界的創辦人施振榮,在今年初續任國家文藝基金會董事長。他指出,「產業文創化,能為台灣創造更大價值 、也更有競爭力」,也將利用在企業界的人脈及影響力,開創藝術與企業合作的新局,這也是國藝會業務的重點。

典範也在轉移,餐飲、烘焙業(包含糕餅業)漸受重視。近三年來,85 度 C、王品集團、瓦城在台掛牌上巿(櫃), 現時股價全都超過 200 台幣(約 51 港元),比鴻海 、台積電 、宏達電(HTC)都高,85 度 C 所屬的 F 美食,4 月 25 日股價 243.5 元新台幣。「台灣糕點 、麵包店競爭激烈,產品不斷推陳出新,實力堅強,」李釧如分析,全台現在 9800 多家便利店,全球密度最高,但烘培店居然超過一萬家,比便利店還多。台灣經濟部產業維新計劃統計,2011 年台灣糕 點、麵包等烘焙產業,產值約 630 億元新台幣。

甚至一些資深高科技人也轉至此行。現年 51 歲的前友達光電總經理陳來助,去年 7 月出任微熱山丘顧問,今年 1 月轉任 CEO。2007 年他 44 歲時,接下友達總座,曾是台灣面板業最年輕的總經理。友達在他帶領下,2010 年營業額 一度高達 4500 億元新台幣,成為台灣當時最大的面板廠。

2011 年,友達遭遇美國《反托拉斯法》官司,陳來助被迫滯留美國半年,心情跌到谷底,期間他特別懷念台灣的小吃,才知美食的威力;後來,他回到台灣,在友人介紹下,來到微熱山丘的南投三合院散心,認識了許銘仁。兩人從此保持聯絡,許銘仁不斷告訴陳來助,微熱山丘要走出台灣,做成國際品牌,進而結緣合作。

「我如果有天離開科技業,就要從事和台灣土地有關的事業,」陳來助告訴 《彭博商業周刊 / 中文版》,他當時離開友達前,找上他的高科技相關工作多達 20 幾個,最終他選擇了微熱山丘,因為他想要為台灣農民盡一份力;未來也不排除再比照鳳梨酥模式,開發其他蔬果產品。

四年前加入這裡,負責工廠營運,現為微熱山丘副總經理的黃清淮也是。 他比較說,過去他在科技業時,每天都在應付重複的工作,會議、報告、急 單 、客訴,找不到對工作的熱情,整個人每天無精打彩,壓力很大;但在微熱山丘,只要是對的事情就堅持,管理目標很清楚,工作掌握度也很高,這也是他來這的重要原因。

「我現在的管理重點就是品質與品管,但健康很多,精神也很愉快,」黃清淮進一步比較,和在科技公司相比,微熱山丘較無太多複雜瑣碎的管理。最大不同點在於,這裡的員工學歷、背景差異很大,從不識字到大學程度,從大陸 、越南到柬埔寨,年齡則從 18 歲到 80 歲 ,需要特別保持工作上的彈性,例如年長員工因早起習慣,必需盡量安排早班工作。也因為員工個性純樸、國籍多元,內部溝通就顯得特別重要。平日與旺季年節的生產量差距四至五倍,人員的儲備及工作安排必須特別注意。

糕餅時尚化的商機不可小覷。台灣多數的鳳梨酥一個約賣 25 台幣(6 港元),但微熱山丘貴了 40%,賣 35 台幣(約 9 港元),甚至在日本一個要賣到 300 日圓(約 22 港元)也深受歡迎。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、友達光電董事長李焜耀、風力發電葉片樹脂大廠上緯科技董事長蔡朝陽都是愛用者,對外送禮常會選購微熱山丘。

不似其他業者還會販售其他糕餅,例如綠豆糕 、太陽餅,微熱山丘至今只賣鳳梨酥,已成為台灣鳳梨酥營業額最高的品牌。 2009 年開賣第一年就已獲利,之後 2010、2011、2012 三年營業額至少增長 50%。《今周刊》報道, 2012 年營收 8.5 億新台幣、2013 年更一舉突破 10 億元新台幣。但微熱山丘不願透露實際數字。甚至,隨著銷售長紅,去年全台將近 5%的土鳳梨,都供應給微熱山丘製作鳳梨酥,總計去年採購鳳梨的費用高達 2 億元新台幣,其中 90% 的鳳梨來自和農民契作的部份,創造出許多年收入超過百萬新台幣(約 25 萬港元)的鳳梨新貴。

日出,目前共有五家實體店面,全部位在台中,加上宅配,營業額同樣每年也有兩位數成長,尤其宮原眼科、第四信用合作社開張後,因品項增多,包括冰品、冰淇淋、巧克力,業績更是長紅。但詳細數字,日出不願透露。《天下雜誌》2005 年 11 月報道提到,日出當時只有兩家分店,加上宅配,單月營業額已超過 350 萬元新台幣,並從當年 4 月起開始獲利(2002 年 4 月開設第一家店。 換言之,創立三年半後開始獲利)。

日出 、微熱山丘,從糕餅升級到文創,「最大關鍵就在如何說一個好的故事,賦予產品生命,感動人心,」劉維公點出,在地(本土)關懷、返璞歸真,都是很重要的元素。「你買一個鳳梨酥,等於幫助了台灣農民,也促進當地居民就業,這就建立了一個感連結,」東方線上李釧如分析,微熱山丘定位是農企業,善盡企業社會責任,將格局提升到一個層次,而這整個過程就是一個很好的故事,深受消費者的認同。

如同南投多數家庭一樣,許銘仁家裡務農。後來,他雖在台北從事科技業工作,現在也是營收 100 億元新台幣,專做電子零組件代理業務的詮鼎科技董事長,但他的弟弟許勝銘則繼承家業,種植鳳梨,也賣茶葉。近年來,由於中國茶 、越南茶的低價競爭,許勝銘興起轉業念頭,找上許銘仁幫忙。

許銘仁對於品牌、農業、食品等一 無所知,是門外漢,便又透過關係請謝禎舜協助。謝禎舜長期從事品牌、行銷工作,曾任奧美廣告識別管理顧問兼視覺總經理,後來自行創業。

2008 年一開始時,他們決定做銅鑼燒,因為當時熱賣。但謝禎舜反問,「正當性在哪?有那麼多產品,為何一 定要做銅鑼燒?」只好繼續腦力激盪,有人接著提出,蜂蜜蛋糕 、水果蛋糕、桂圓蛋糕,全被打了回票。後來,想到南投八卦山山麓有三大名產,薑、茶與鳳梨,許銘仁家裡又一直都種鳳梨,和這塊土地有很深的聯結,還可以幫助農 民。「應該就做鳳梨酥啊,這裡附近全是鳳梨,」謝禎舜大膽建議。 起心動念不同,作法不同。「一定使用台灣土鳳梨,工廠也一定設在台灣。 我現在做的事業,一輩子都不會想退休的事,」最讓許銘仁欣慰的是,他賣鳳梨酥,使得原本幾乎被農民棄種的台農 2、 3 號品種的土鳳梨重新受到歡迎,也創造了自己故鄉南投的工作機會。目前,微熱山丘共有 300 多個員工,其中 250 多個住在南投,主要從事工廠作業及現場販售。

農民收入也大增,鳳梨新貴誕生。「科技業有郭董(郭台銘),土鳳梨界也有一位郭董,」許銘仁笑著說。現年 56 歲,身材消瘦、皮膚黝黑,人稱郭班長的農夫郭界淵,就是許銘仁口中的郭董,2010、2011 連續奪下南投市鳳梨評選冠軍。郭界淵種植鳳梨超過 20 年,現有 30 公頃的土鳳梨田,年收入數百萬元新台幣以上。最近他的兒子剛從軍中退伍,也加入栽種的行列。

郭界淵回憶,他原本種金鑽鳳梨,價格較好,但缺點是波動很大,最低每台斤 2 台幣,最貴到 40 元,因此他不敢栽種大面積,始終維持在 5、6 公頃左右;直到後來和微熱山丘契作,固定價格收購土鳳梨,價格穩定,他才改種土鳳梨,並擴大栽種面積。而且不打催熟劑,「因為打了之後,鳳梨會失去風味,給微熱山丘的鳳梨都是天然的,」他認真地說,鳳梨也不易長蟲,不用撒農藥。

  • 高科技業是把 100 元的成本,往下壓縮;但微熱山丘是運用想像把 1 元的東西,加值到 100 元

去年,微熱山丘契作的鳳梨耕種面積已達三百多公頃,合作農民約有 二三百名,今年預估擴大到 400 公頃,加上自行採購,全台約有 5% 的土鳳梨都供應給微熱山丘。「穀賤傷農,穀貴傷民,」許銘仁和農民約定好,鳳梨收成之時,將以高於農民栽種成本的固定價格收購。例如 2009 年,農民種植土鳳梨每 一台斤成本約 4、5 元台幣,但因盛產,售價崩跌到 1.5 至 2 元,農民只能賠本賣,最後許銘仁以每台斤 6 元價格,向農民收購。現在,微熱山丘的收購價固定為 10 元。

「與其增加水果銷量,不如設法提升價值。我們運用加法法則,做鳳梨酥,而非 cost down(降低成本),」長期待在科技業的許銘仁舉例,柳丁的盛產期在冬天,一台斤只賣 1 元新台幣,但日本人 將柳丁切片,糖漬後再裹上巧克力,一 片賣 100 元新台幣。台灣科技業的強項就是 cost down,但這無法幫助農民,也違背創辦微熱山丘商業模式。「高科技業是 把 100 元的成本,往下壓縮;但微熱山丘是把 1 元新台幣的東西,加值到 100 元,」陳來助比較。

真,是微熱山丘創造價值的關鍵。 使用土鳳梨之外,為了確保食材的安全,微熱還成立實驗室檢測每一批鳳梨,供應果農也必需備齊完整的生產履歷。製作過程也不使用色素、香精、防腐劑等化學添加物,保存期限比一般糕餅短,只有兩個星期左右。

因為不含防腐劑,又要延長保存期限,微熱山丘特別下功夫在包裝上。 採用日本進口的包裝紙,不只防水,也抗氧化,阻隔氧氣接觸到鳳梨酥。

「Michael(許銘仁英文名)花了大半年時間,才找到這款日本製且貴 10 倍的生產設備,一般人是不會注意這個細節的,」微熱山丘黃清淮透露。

曾在彰化縣員林鎮開設金蜜蜂麵包店,微熱山丘聯席創辦人藍沙鐘也一度擔心,如果不用香精,鳳梨酥不夠香怎麼辦?為此,微熱山丘多次實驗,終於找出成功方程式:餅皮原料採用紐西蘭純天然奶油、日本麵粉以及紅殼新鮮雞蛋。「日本麵粉比法國麵粉品質還好,價格是一般麵粉的三倍,」藍沙鐘很堅持。

同樣在地關懷,日出的作法不同於微熱山丘,卻有自己的故事。微熱關心的是台灣農民,日出關心的是「台中」。

從 2002 年開張至今,日出已有 5 間分店,但全部位在台中。翁麗棻回憶,在經營一段時日後,發現客人把日出糕餅當做「伴手禮」(手信),當時他們便思考,「如果這份手信四處都買得到,便失去地域的特殊性。」

清楚自己定位,即使發展蒸蒸日上,日出也不似多數品牌努力開分店,跨足海外市場,而是反其道而行,深耕台中。成立 11 年只開 5 家店,不愛在熱門地點開店,而是寸步不離發源地台中。從 2006 到 2008 年間,日出開的兩家店,都很靠近高速公路。當時許多人以為,日出就要踏出台中了。沒想到,日出的腳步一轉,直往台中的發源地─ 中區,向一個連本地人都不愛去的老城區邁進,重建宮原眼科及第四信用合作社。

台中巿中區,原是當地最熱鬧的地區,百貨公司、各式商店林立;但從 20 年前開始,因為停車不易,加上商圈老舊,台中發展軸線開始轉往七期重劃區,中區漸漸沒落蕭條。去年,遠東百貨重新開張也選在七期,而非原本的中區舊址。

2011 年,日出買下台中火車站附近幾近荒廢的老宅「宮原眼科」,找來建築師與古蹟修復專家合力翻修,投入金額至少數億新台幣。明明建地可以蓋到 13 層樓高,但為了尊重歷史、照顧老建 築,日出只蓋了四層。

日出董事長尤杰在一次與台中市文化局長葉樹姍對談中,回憶起最初看到宮原眼科,還以為是個「漂亮的鐵路倉庫,可惜被鐵皮包圍,年久失修。」之所以選擇宮原眼科,是因為尤杰看到在東京車站、荷蘭老火車站、和美國 42 街舊市區,靠著活化古蹟,讓舊市區再生的成功經驗,「老房子是城市的記憶,是靈魂所在,而中區是台中最早的發源地,有其時代意義,」尤杰有感而發地說。

日治時期,宮原眼科的第一代主人宮原武雄要被遺返回日。為此,當時台中知名仕紳林獻堂寫信給總督府,陳情希望留下這位對台中貢獻良多的醫師。在修復 過程中,日出團隊讀到這封信,深為感動,也因此決意留下瀕危磚瓦柱頭。

2012 年,重生後的宮原眼科,裡頭不再看診,除了賣糕餅之外,也賣起雪糕、巧克力,光是雪糕口味就有 54 種,一球售價 90 台幣(約 24 港元)。翁麗棻解釋,日出原本就是賣糕餅起家,進而擴充產品線,再賣雪糕、巧克力,也能吸引更多人進來這裡,炒熱當地人氣。

「日出經營的方式就像博物館,把策展的元素放進來了, 」《美學 CEO》一書作者吳翰中觀察。

  • 新生代消費者,買不買得起不是最重要的考量,而是較在意哪個產品,可以帶來更強的感動

宮原眼科一躍成為台中新地標,大批人潮包括日本、香港遊客為它而來,更鼓舞不少年輕人進駐找老房子創業,台灣媒體稱之為「宮原現象」;有了宮原眼科的經驗,日出打造四信店內藝術裝置時沒有拘束,起用不少年輕設計師,有的甚至還在讀大學。2013 年 8 月,距離宮原眼科不遠處,日出的第四信用合作社門巿開張營業,同樣是改造四信這棟老建築。

翁麗棻仔細地為來客解說四信的整建過程,主題為「再宮原眼科生」。大量運用廢棄建材,包括從宮原眼科拆下來的木料、彰化一間飯店不用的老式桌椅,連服務人員的衣服也由廢布製成。店裡,處處可見四信相關歷史文件、照片、以及當時的貨幣、器具、印章,重塑當時合作社的氛圍。

在講求管理效率和利潤至上的年代,日出的管理制度不在成事興利,而是留一方空間,讓員工反璞歸真,活得充滿生命力。在日出生產廠房的頂樓,留了個像禮堂的空間,每天早上 8 點半,生產線同仁上線前,不急著應付大量訂單,而是先在這兒做半小時瑜珈、跳非洲舞,活動筋骨完再上線下午 3 點還有午茶時間。

信仰「知識就是力量」,日出一年辦三次讀書會,全公司 260 人,連負責打掃的阿姨也要加入,兩兩一組,讀什麼基本上不設限。不過為了追上消費者心中想什麼,尤杰要求員工多研讀腦神經科學和行為經濟學,甚至 FBI 讀心術的書。

一天排三組員工上台分享心得報告,半小時內要說學逗唱都可以,主管們都會在場聆聽。換算下來,日出上上下下幾乎每三天就有一次共同學習的機會。「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展現想法,也有和上級主管對話的空間,」翁麗棻說。

微熱進軍日本,是第三家海外分店,前後花費 3 年多的時間,投資 2 億多台幣。如同在新加坡選擇了萊佛士酒店、上海是外灘、日本則是選定東京表參道,全是當地最高檔精華的地段。「微熱開店的邏輯,只開旗艦店,採取奉茶模式,」許銘仁分析,這些海外分店的鳳梨酥全是使用台灣土鳳梨,在台灣生產空運過去,不在當地設廠。而且,日本表參道店的建築設計,因為樣式獨特,現在反而成為最好的宣傳,每天都有遊客前往觀賞拍照。

原本,微熱準備在表參道附近租屋開店,但半年多過去,苦尋不著適合的店面。這時,仲介帶著許銘仁、謝禎舜,去看一間出售的老房子,有個小院子,內有棵老樹,很有電影《東京物語》的感覺,但缺點是,房子裡卻有太多小房間,如果打掉牆壁,礙於日本法規卻不行。「我們看了那麼多房子了,只有這裡最喜歡,就買下重蓋吧」微熱著手改造,光是拆屋就拆了 4 個多月,因為噪音、灰塵、施工時間全要符合日本規定,不得影響他人作息。

同時,微熱也找上隈研吾設計,因為設計風格和微熱企業精神最為接近,雙方一拍即合。隈研吾以善用木材、竹子、石板等天然建材聞名,被譽為弱建築,知名作品有日本的龜老山展望台、店 、長城下的公社 / 竹屋等。 鳳梨酥外型同樣講究。許銘仁要求每塊鳳梨酥的六個切面都要做到工整、烘培出來的顏色均勻,每個稜角都要方正。甚至,為了進軍日本,他還花費 7 個多月時間,找人開模具,但因台灣廠商都不合格,最後找到日本,才解決這個問題。這個模具包覆鳳梨酥的六個面,但朝上方的壓板必須加裝適當系數的彈簧,因應烘烤過後的鳳梨酥會膨漲的物性。這個模具機,日本人開價 500 萬元新台幣,是台灣一般模具機的 10 倍價格,許銘仁不殺價,直接下單買了兩台。「日本對糕點的要求很高,這筆錢不能省,」他說。

最近,微熱山丘還引進一台新的機器,不會破壞冰凍鳳梨的結構。許銘仁解釋,因為使用大量土鳳梨,有些必須冷凍保存,過程中會產生冰晶,破壞鳳梨的口 味,直到這項技術引進才解決。如此一 來,因為日本人習慣吃較甜的甜點,微熱山丘特別預留台灣 6、7 月的鳳梨,甜度較高,以供應日本特定版本使用。

日出 、微熱已為台灣糕餅業寫下嶄新一頁。問日出未來還有什麼展店計劃,翁麗棻沒有正面回答,「倒是創辦人、董事長都說別擔心,要開店,他們腦子裡隨 時都有想法。」外界預料,日出積極振興台中巿的中區,已在此區連開兩家店,儼然形成一條「日出廊帶」,再開第三 、 第四間都是指日可期。

台灣知名作家、生態保育工作者劉克襄,則在《一家糕餅業的台中 夢想》文中寫道,「連續兩間店面設立在此絕非巧合,應該是歷史的必然,一個在地糕餅業者對自己家鄉生活的信念。接下來,日出還會如何營運,我們無從預知。但此一加碼行徑告知了,當台南以整個台南展開生活美學時,台中有一糕餅業者,正嘗試著用自己的信念,挽回這個城市車站前的頹敗和沒落。」

微熱也動作不斷。從企業經營的角度來看,微熱山丘的大手筆投資,例如東京店斥資 2 億元新台幣,並不符合財務管理上的投資報酬率(ROI; Return On Invest)。但對許銘仁而言,更在意的是,另一個 ROI (影響力報酬率;Return On Influence)。「微熱山丘想要帶動的是,台灣企業對在地文化的影響,」 他堅定地說,「如果今天我們是家上巿公司,這些事通通不能做,所以絕對不會 IPO。」

已經五歲的微熱山丘現正邁入下個階段,善盡社會責任,發揮影響力。微熱發源地,許銘仁的老家南投三合院人潮越來越多,每到假日吸引各式攤販擺攤,賣自家農產品。為此,許銘仁特別在三合院後方一處空地上開闢一座小巿集。前來擺攤的人,許銘仁不收任何費用,只要求販賣的農產品,必須經過嚴格的農業殘留檢測。 「直大方,不習, 無不利(正直、大度、端正,就會無往不利),」謝禎舜引用《易經》分享。「而賺的錢,一定要與農民分享,不忘初衷,」許銘仁繼續說著。

入夜後的日本東京表參道,車水馬龍,彌漫濃厚年節氣息。樹上燈飾發出亮眼光芒,形成一條長長的銀色隧道。巷弄內的微熱山丘專賣店佇立在街角,夜晚室內燈光從木條間亮起,整棟建築成了一個透著火光的燈籠,照亮台灣糕餅業的未來,也開創出新的格局。 (阮泓諭協助文稿整理)

(圖片來源:微熱山丘Stanley Hu, CC Licensed)

Source: techorange.com


someone

Share This Post

Leave a Reply

© 2008 - 2017. TechNow 當代科技. All rights reserved.
Built by Zizsoft Limi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