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《強化職業教育》議案發言稿

主席,職業教育之所以重要,是因為它是傳統、基本教育和市場上各行各業的人才供應之間的橋樑。不過,好可惜,今天香港的傳統的基本教育有病,各行各業的人才供應亦都很有問題。 香港的教育制度點樣有病?由TSA令到小三就要通宵溫書,至到DSE和三三四學制,真的令香港的學生和家長,真係十幾年嘅讀書生涯都係永無寧日。再加上香港出生人口持續下降,今年入中一的小朋友嘅人數,比較去年考DSE嘅本地考生的數目,少了約四分之一,得返五萬人左右。咁樣落去,我們香港各行各業去那裡請人呢?…

Letter to Hong Kong – Coding Sunday

Last Sunday, I did something that I haven't done for almost twenty years. I coded.Yes, I studied electrical and computer engineering thirty years ago in university. My first programming language was PASCAL.  My first job was as a software…

左右紅藍綠:成立創科局問題出在哪裡?

左右紅藍綠:成立創科局問題出在哪裡? (2015.7.20) 創新及科技局建議再次提交立法會,仍然未能通過,究竟問題出在喺邊度? 其實香港專責科技政策的政策局本來就有。1998年成立的資訊科技及廣播局主理科技政策,初有成績,可惜2002年被殺局後,即使一些工作繼續,但係就變成門面工夫而沒有新意。所以,一個能夠專注統籌和資源調配的政策局,是有利科技和整體社會發展。 咁點解而家成立創科局會遇到咁大嘅阻力?…

左右紅藍綠:法例應助創新行業

而家用智能手機程式叫的士、客貨車等已經極為普遍,我最近在美國都親身試過,用程式召車確實方便,可以預算時間、路線、價錢、知道司機係邊個,服務質素仲高過一般的士添。講返Uber,佢地過去幾年同唔少政府交手,希望可以打入當地的的士市場。而係香港,最近幾個月的士業界高調抗議,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