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電子課本」急有餘詢不足

0

每逢新學年開學之前,電視台總會探討教科書輕微改版;但售價遠超通脹的新聞特輯。家長經常投訴教科書公司的營商手法,令家長負擔沉重,教師也現身說法,展示教科書公司的贈品,反映部分教科書公司的不良經營手法。

就在此時,教育局任 命剛上任的副局長陳維安負責一項影響學生、家長、教師,以至香港整體經濟及社會發展的工作──課本及電子學習資源發展專責小組,但這個小組非常神秘,教育 局的網頁,連半點資料也找不到,至於想知道這小組由去年10月成立至今共開過多少次會、討論過什麼內容和會議紀錄,讀者一定會失望。

令人驚訝的,是這個據說要「就課本及電子學習資源未來的發展向教育局局長提出建議」的專責小組,負起如此重任,至今八個月居然沒有出版任何諮詢文件,讓公眾按步就班討論,此舉即使在如此保守的政府而言也非常罕見。

公眾討論天馬行空

當 然,當局會反駁已在數月前舉行三次公眾討論,而且有數百人出席過,意見也一一紀錄。不錯,專責小組的確與公眾討論過這題目,但那是真真正正的討論,連名稱 也只叫「討論會」,而不是一般諮詢程序中的「諮詢會」,令人懷疑討論過後,政府會否認真看待意見。再者,因為局方完全沒有提供諮詢文件,設定諮詢目標,為 公眾提供基本資料,根據其他國家的經驗,基本如「電子書」等詞語的定義或範圍,也需要提出重點問題,以協助聚焦討論。

結果討論會完全沒有 焦點,變成各自表述大會,出席者天馬行空,就「課本」及「電子學習」兩個詞語你有你說,我有我說。家長投訴教科書經常改版而且價錢昂貴,同時又擔心引入電 子課本後孩子會更加沉迷電腦,加深近視;教師擔心工作量增加,或擔心教學內容發展及分享;書商則訴苦,指改版乃是教育局頻頻修改課程綱要;資訊科技界當然 指科技難以解決所有問題等。這種討論會,各方不知受諮詢重點問題為何,再多舉辦一百次,莫說共識,有意義的討論也達不到,政府官員到底如何總結這些討論 呢?

先定政策不求共識

幸而,專責小組也有諮詢家長意見:5月底,向家長發了一份6月20日截止的問卷,有教師向筆者反映不足一個月的時間非常倉促。問卷非常詳盡,但寫、問的多是枝節問題,例如課本的輔助教學資源,如教師用書和光碟應該由家長抑或學校付款,而完全沒有詢問家長對教材的期望。有已回答問卷家長對筆者反映,有些問題甚至令人感到有引導性。

電子教材的優點,在於靈活,也能因應學生的進度而調節教材,最有助於所謂「拔尖補底」,也有助學生發揮創意、主動學習,政府有沒有計劃趁引入電子教材,讓香港的教育制度能培養知識型經濟所需的人才呢?

沒有教育理念,只着眼於由誰付鈔,教育局的眼光如此短淺,如何帶領香港未來人才發展?這樣最後一刻才進行的倉促問卷調查,是最後决定才做的,仰或是有意操控討論結果手法?我們恐怕永不知道。

筆者身為資訊科技界成員,近期在相關諮詢委員會內獲知,「專責小組成員,已就推行一個按步就班、而多元化的方案,在學校落實使用電子學習教材達共識」,而「專責小組會考慮推介數個試驗計劃為短期措施,以便深入了解運用電子教材的效果」。

給家長的問卷截止日期尚有十多日,專責小組若已達共識,政府若已下定論,這難免令公眾懷疑是當局早已計劃,正在按步就班推行早已預定的方案,以便9月提交報告予教育局局長孫明揚?也許這是教育局的典型政策推動手法,我們也無法批評其作假諮詢,因為根本沒有諮詢過。

教育結合科技良機

再者,目前在「優質教育基金」下已有多個推行「電子書」的試點在進行中或即將開展,專責小組是否參考這些項目,「優質教育基金」批出這些資助又有否考慮配合專責小組工作?「諮詢」拖了這麼久結果又只肯定再繼續「試驗」,豈非沒完沒了,浪費時間和資源?

教育對社會發展之所以重要,因為教育涉及我們最寶貴的資產:我們下一代的孩子們。據說特首要將香港發展為「教育樞紐」,也要發展創意產業和創新科技,電子教材正是讓教育和資訊科技結合的黄金機會,讓我們有空間發展香港的優勢產業,並為下一代投資。

如果教育局期望引入電子課程能減低教科書價格,不但不會現實,而且將註定失敗,因為引入新科技,總會耗用一些資本投資,但更重要的是「慳錢至上」的態度根本是本末倒置。我們對電子教科書的態度,應是為孩子投資、為創意香港奠基。

專責小組身負如此重任,應公開所有會議紀錄及文件,並出版諮詢文件詳列小組的工作「時間表」和「路線圖」。

專責小組已浪費了八個月,但要改正從來不會太遲,否則,香港社會要付的代價只會更高。

刊載於《信報財經新聞》2009年6月8日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